主页 > U省生活 >整个地球都是我的办公室,专访数位游牧创业者JacobLauk >

整个地球都是我的办公室,专访数位游牧创业者JacobLauk

2020-07-12

整个地球都是我的办公室,专访数位游牧创业者JacobLauk

五月见到 Jacob Laukaitis 时,他已经旅行两年多,足迹遍及欧洲、美洲与亚洲 47 个国家。这回刚从中国飞到台湾,先在台北停留几天后,跳上租来的重型机车,展开长达三週、总路程 2450 公里的环岛冒险。接着他马不停蹄搭机返乡,上回已自立陶宛骑到希腊,本次计画一路驶向瑞士高山。

这并非又一个辞职去旅行的故事,也无关「Fuck the system」的壮志,事实上恰恰相反。「我不工作会死!」Jacob 神采奕奕地说。

整个地球都是我的办公室,专访数位游牧创业者JacobLauk
一起到峇里岛工作玩乐的 ChameleonJohn 员工合影

他与另外两位朋友共同创立一间年营收美金 7 位数的线上优惠券公司 ChameleonJohn,20 多位员工散落在欧洲与印度,每年他们几乎只会见到老闆或其他同事一次——今年 11 月他们搭上飞机集体前往泰国普吉岛,住进宽敞豪华的海滩私人别墅努力工作用力玩,整整 30 天机票食宿,公司买单。

虽然有着共同目标,但从老闆到员工都能「从办公室缺席」。Jacob Laukaitis 信奉 MySQL、Basecamp、Automattic 等公司的管理哲学:不必时时刻刻监督员工是真忙还瞎忙,「放任」所有人自主决定工作时间与地点,只要任务完成就好,他在一篇文章中写到:「当人从固定办公场所中解脱,甚至让老闆忘记了自己的长相,考核的标準就落在了一个点上——结果。哪怕你周一还在大堡礁潜水,能赶在周五的期限把工作完成,就是合格的员工。」

整个地球都是我的办公室,专访数位游牧创业者JacobLauk
回到立陶宛,发现过去风气相对保守的祖国已变得开放

今年才 23 岁的 Jacob 出身艺术世家,从小就被寄与厚望以舞蹈扬名立万,他从 8 岁开始练习,跳到全国冠军本可靠着国际标準舞不愁吃穿,偏偏逐渐对远离一般人的日常感到沮丧。15 岁那一年 Jacob 有了呼吸「商业世界」的机会,而且不可自拔的迷恋买卖之间的关係,双亲气急败坏,艺术家怎可沾染铜臭味?

「我不快乐,因为我与大多数人的生活脱节,无法对他们带来影响,我也一点也不自由。」他跟爸妈大吵了几个月,Jacob 决定逃离艺术殿堂,尝试掌握自己的人生。

16 岁时 Jacob 与一位 38 岁大叔合开出版社与网路书店,接着一路靠着自学,后来成立几家网路行销公司,有成功有失败,三年前又与朋友一同开张 ChameleonJohn。创业为他开启看见世界的窗,也再也压制不住自己的不安于室。

整个地球都是我的办公室,专访数位游牧创业者JacobLauk
背包客与创业者的共同点:奉行简约主义

事业步上轨道之后,Jacob 挥别只有 300 万人口的故乡,拽着一只行李箱,装着他的所有财产:5 件 T 恤、2 件衬衫、1 条长裤、1 件毛衣、1 双球鞋、1 台笔电与 1 台相机,迫不及待朝着世界奔驰而去。

他骑着摩托车穿越泰国与菲律宾的岛屿,攀爬日本富士山。探访了峇里岛的鬼屋,走进孟买贫民窟,在越南深山里迷途、学会冲浪,前进北韩看见苏联统治时期与祖父母相仿的高压情境,去澳洲拿了潜水执照,对燠热潮湿的台湾小岛一见锺情。

Jacob 是创业者也是旅行者,他的身分难以界定。这世界有一群跟他一样痛恨上下班打卡、不甘被缚绑在办公室里的人,他们对探索世界心嚮往之,但他们也热爱工作。旅行与工作都是生命之必要,过去难以同时并行,非得牺牲其中一项。但拜网路之赐,这群人得以从现实中溢出,他们在不同空间从容走跳,人数多到有了属于自己的标籤与社群:专属「数位游牧民族」的 Nomad List:只要能够连结上网,地球上任何角落都可以变成办公室。

趁着 Jacob 来台期间,我们有机会与他聊聊「数位游牧民族」的生活。

你是怎幺开始创业的?谈谈你现在的公司。

我 15 岁不再跳舞,跟一名 38 岁的伙伴一起开了出版社跟线上书店,但十个月后我们理念不合因此分道扬镳。关闭线上书店,我把出版社用大概 1 万欧元卖给他。那时我大概 16 岁,我决定未来只做网路公司,直到现在都没有改变。

我的专长是 SEO 与电子邮件行销。每次消费者从 ChameleonJohn 取得优惠券代码,在不同的商店消费时,我们便从中收取佣金,这是所谓的「联盟行销计画」。

Chameleon 的员工可以选择跟我一样四处迁徙,但我们在立陶宛跟印度都还是有办公室,因为我们明白有些员工仍然喜欢纪律以及固定的工作时间与空间。但每年我们都会找一个度假胜地,让所有员工飞过来一起工作游乐一整个月,去年在印尼峇里岛、今年十月我们会到泰国普吉岛。

那你又是怎幺开始旅行?
整个地球都是我的办公室,专访数位游牧创业者JacobLauk
经常单独上路的 Jacob,在世界各地的留影多是自己调整脚架「自拍」

我 19 岁高中毕业时,开始为我的事业在欧洲到处旅行,我参加了很多活动。后来我被邀请参与在马来西亚举办的会议,那是我这辈子第一次到亚洲,在亚洲的第一个礼拜就让我大开眼界,这世界很大而且好有趣。我领悟到,还有好多人等着我遇见,还有好多不同的文化,等着我发现,还有好多地方,等着我去探险。那趟打开眼界的旅行过后,我决定改变事业的方向,全心投入网路领域,只要有电脑跟 WiFi 我就能工作。几个月过后我开始频繁旅行,我在亚洲待了很长一段时间,也计画继续探访这片无垠的地域,我超爱这个地方!

请描述你的一天通常是怎幺过的?

通常工作时间都是每天早晨跟夜晚,白天我会自己或跟着当地人寻访陌生城市。进行机车公路之旅时没什幺时间工作,那我就会用其他时间补回来。我经常在週末假日工作,因为这刚好是城市最拥挤的时刻。这就是自由的好处,你可以按照自己的意志安排时间。

我热爱工作也喜欢旅行,只有旅行不工作我会发疯。并且我非常明白唯有不断工作,才能延续这种生活方式,如果我把旅行、探险摆在优先,很快就会破产,就再也无法旅行了。

但这种生活型态也不是百分之百这幺完美吧?
整个地球都是我的办公室,专访数位游牧创业者JacobLauk

「游牧」的生活风格非常美妙,这关乎自由。但我也因此很难维繫长期关係,像是儿时玩伴,虽然久违后见面还是可以热络的「hey dude!」,但是我们已经不在同一条船上了,这真的很让人难过,但这也是追求自由生活的代价,若我选择长期滞留家乡,就没有办法遇见你们了。

适合「数位游牧民族」寄居的城市,应该具备哪些条件?
整个地球都是我的办公室,专访数位游牧创业者JacobLauk
Jacob 在花莲太鲁阁。他觉得台北非常适合「游牧」,不用花太多时间就能从拥挤城市瞬间移动到壮阔山谷

1. 好天气
2. 合理的租屋价格
3. 适合工作的咖啡店
4. 好玩、方便的旅游去处
5. expat

社群哪些人可以成为「数位游牧民族」?

自由工作者可以居无定所,拥有一切「在路上」工作的优势,或者也可以跟老闆谈条件,如果工作型态不一定非得待在办公室,那我愿意降低 10%、20% 的薪资,换取自由选择工作地点的机会。但如果选择创业,一开始公司并不稳定,有一堆事需要烦恼,财务上的、也许好几年都不赚钱、甚至宣告破产⋯⋯这时并不适宜随处乱走,等到事业稳定,才能开始游牧生活。

你对未来有什幺规划吗?

我一向不太做长期计画,世界变化太快,有太多不可控制的因素,我的生意有可能会垮,但也有可能赚大钱。生活是流动而弹性的,我有可能遇到某个人让我决定安顿,我也有可能不断旅行一辈子,我有可能到蒙古骑马五年,或者变成僧侣⋯

我的人生目标就是快乐,过去我擅长跳舞,但那让我不快乐,现在边工作边旅行让我感到满足,如果有一天我觉得不快乐了,我就会去找下一件事。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