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U省生活 >一文看懂华为从上到下和中共的深层关係 >

一文看懂华为从上到下和中共的深层关係

2020-06-14

一文看懂华为从上到下和中共的深层关係

5G即将全面开启之际,是否向华为敞开大门是多国面临的选择。而华为与中共政府之间的关係成为各国决策的重要考量。近期媒体对华为高层的披露及一项对华为员工简历的新研究,揭示了华为从上到下与中共军方和情报机构的密切关係,且程度令人担忧。

这项对2万5000份华为员工简历的分析研究是由越南富布赖特大学(FulbrightUniversityVietnam)副教授克里斯托弗.鲍尔丁(ChristopherBalding)和英国外交政策智库亨利.杰克逊协会(HenryJacksonSociety,简称HJS)联合进行。

鲍尔丁在其报告中说,「有强有力的证据表明,华为员工在中共情报部门指示下行事;在华为,其员工和中共政府之间存在着深厚而持久的关係。这应该引起西方政府担心中国(共)获取(西方国家)国内信息的问题。」

研究人员还发现,华为所僱用的关键技术员工有很强的情报蒐集和军事活动背景。有的是中共国安部在华为的代表,并掌握有信息拦截等技术。某些员工还可能参与过对西方公司的黑客和间谍案,因为他们简历中所列举的时间段及所掌握的技术和所工作的单位与这些案子的详情相匹配。

研究人员在报告中写到,此研究是基于「一个独特的数据集,提供了最令人信服的、公开可得的证据,证明华为与中共国家安全部门的关係」。

华为员工简历披露与中共关係密切

鲍尔丁教授和HJS智库研究人员分析所用的大约2万5000份华为员工的简历是由鲍尔丁在调查华为的所有权结构时所发现。去年,这些简历被上传到中国的招聘平台,开始出现在公众可访问的网站上。

一文看懂华为从上到下和中共的深层关係

鲍尔丁教授和HJS智库研究人员分析了大约2万5000份华为员工的简历。图为简历示意图。(Fotolia)

鲍尔丁教授把这些简历称为是一个「宝库」。这是首次用员工简历证实华为跟中共军方的关係超乎寻常。鲍尔丁表示,研究中对华为员工的个人信息进行了严格的核实。工作耗时巨大。

HJS在7月5日发表推文表示:「一项HJS调查揭示,和华为的说法相反,其(华为)员工在他们自己的简历上声称,在开展中共国安部(MSS)的一些项目以及与中共军队合作。」

简历披露,有华为员工曾经在中共负责情报蒐集和反间谍的国安部担任过特工;或者与中共军队有过合作项目或在中国领先军事院校接受过教育;或者在被指控对美国企业发动过网络攻击的中共军事单位工作过。

鲍尔丁在报告中点名三名跟中共关係密切的华为技术员工。

华为员工同时为中共战略支援部队服务

杨国智(YangGuozhi,音译)在深圳华为担任质量管理测试部门的软件工程师。他在华为的工作主要集中在移动基站的软件测试,基于传统的LTE标準,以及新的5G标準。

一文看懂华为从上到下和中共的深层关係

华为深圳总部。(DanielBerehulak/GettyImages)

根据报告,在华为的工作给了杨国智和华为对用户和提供商数据访问的控制权,在华为的任职期间,杨还在长沙的中共军事院校国防科技大学担任教学和研究职位,由中共军队正式聘用。杨为国防科技大学所进行的研究工作主要集中在信号(处理),远程管理等。

国防科大早在2015年就被美国纳入黑名单,美国公司被禁止向其出售技术。

报告称,根据杨的简历上提供的信息,有理由相信,杨的工作处在中共战略支援部队(SSF)的保护伞下。

SSF是中共在2015年12月成立,被视为中共军队极其重要的一个军种。公开信息显示,SSF可能包括电子对抗、网络攻防、卫星管理等资讯方面的力量,以及担负一部分的后勤补给调度的职能。

报告说,至于为什幺一个管理基站控制的华为软件工程师同时在中共军队的一个专注于网络战的部门任职,这引发极其令人不安的疑问。

报告指出,虽然无法断言杨国智已经做了哪些事,比如,是否他已经在华为产品中嵌入了一些代码,使得SSF或相关实体可以监控个体用户或所有基站的数据流量。但简历中的所包含信息可以看出,他的软件和代码创建、测试等能力使得他有这个能力这样做。而SSF本身就擅长进行这类行动。

员工自称是在华为工作的中共国安部代表

报告中还点名一名叫李敬国(LiJingguo,音译)的华为员工。李在移居深圳并为一家国有企业的小型子公司工作之前曾在西安交通大学学习计算机科学与工程。在那里工作的三年间,他在中国众多城市开展了社区发展连接网络项目。参与了网络推出和规划的许多方面。基于这些经验,他之后在华为担任软件开发和系统集成单元的研发工程师。

李在华为从事更大的网络推出工作,覆盖整个东南亚国家,并参与华为在英国市场拓展计划发展的核心工作。他增加的责任和项目规模使他在各种工作中获得了丰富的经验,从软件开发并与硬件相结合到网络规划和网际协议,覆盖亚洲新兴市场和关键的欧洲市场以及中国网络建设。他参与了大规模互联网网络的推出。

报告称,李的简历上的一些具体描述令人担忧。他将自己称为是在华为工作的中共国安部代表,负责一个具体的项目或产品开发。报告称,这代表了华为与中共国安部之间的「系统化关係」。而且,这是一个具有越来越多的责任或权威的职位。值得注意的是,中共国安部是负责间谍和反情报的主要实体。国安部涉及各种活动,从人类情报资产招募和信息蒐集到网络渗透中的网络战活动。

除了李的这种特定国安部的责任外,他的简历还显示,在多个国内外的项目中,他的业务是在华为设备上安装「合法的」信息拦截功能。

报告称,鉴于李与国安部的关係,有理由相信他的这种能力是由国安部提供或受到国安部的指示。

此外,李的简历上显示的时间表、业务描述和地域责任,与彭博社4月30日披露的华为后门丑闻及时间表相匹配。

根据彭博社所看到的全球第二大移动运营商沃达丰(Vodafone)几年前的安全简报文件及知情人士的消息,沃达丰早在几年前就发现,华为供应给沃达丰旗下意大利业务的设备设有隐藏后门,容许华为在未经沃达丰的许可之下,接触该运营商在意大利业务的固网网络(fixed-linenetwork),而该系统为数百万企业及家庭提供网络服务。

文件显示,沃达丰在2011年要求华为拆除后门,并得到华为的保证,称问题得到解决。但进一步测试显示,安全漏洞仍然存在。

而根据鲍尔丁等人的分析研究,李很可能参与了这次华为后门事件。

多名员工和中共军方有关联

报告点名的第三名华为员工是王强(WangQiang)。王曾在浙江科技大学学习网络工程。毕业后,王在中共央企「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CASTC)任职。CASTC是中共军队的主要供应商。

在为CASTC工作期间,王强从事各种民用和军用通信系统的开发。加入华为后,他主要负责增加网络容量和大数据项目。

报告指出,一些迹象表明,王强可能曾经参与对外国硬件的複製和黑客攻击。王强在其简历上特别提到,他在CASTC任职期间,对思科和北电交换机有专长。他所从事的各种网络项目都要用到这种交换机。令人明显产生质疑的是,在他为CASTC工作期间,思科和北电遭到了来自中共政府行为者或者与政府相关行为者的黑客攻击或盗版行为。在一起案例中,带有中国芯片的假思科路由器开始出现在美国军事硬件中。

报告称,这与王强从事这种网络设备的时间段大致相符。

一个华为项目负责人在其简历上写到,他参与该公司与中共军队属下的国防科技大学合作项目。

另有一名华为员工的简历显示,她在华为担任软件工程师的同时,也在中共军队一个雷达学院工作。

一名自2012年以来一直在华为工作的经理在其简历中写到,其曾在中共国家信息安全工程中心工作过。该中心与中共陆军61398部队「合作多年」。该部队被指控对西方公司进行网络攻击,窃取商业机密。

一名参与了5G「基站」开发的华为电信工程师在其简历中写到,「由于涉及军事机密」,他无法对之前的工作发表评论。

鲍尔丁教授与HJS合作得出的结论是,那些与中共军方或情报机构有联繫的华为员工,他们的背景「表明他们在国家安全事务上有经验」。

曾在中国度过大部分职业生涯的英国外交官彭朝思(CharlesParton)表示,这些案例拆穿了华为声称的「没有证据表明他们帮助中共情报机构」的虚伪性。

「证据确凿。」彭朝思说。

华为高层与中共的关係

华为头号人物、创始人任正非的军方背景已被媒体进行了大量的报导。任正非于1974年进入中共军队从事军事科技研发工作,并在1978年以军队科技代表的身分出席全国科学大会。1983年任离开军队,1987年创立华为公司。

一文看懂华为从上到下和中共的深层关係

华为创始人任正非的军方背景多次被媒体披露。图为资料照。(AFP)

6月10日,华为全球网络安全和隐私官、公司副总裁萨福克(JohnSuffolk)在英国国会科技委员会听证会上承认,华为前董事长孙亚芳曾与中共情报部门有关联,但否认公司会被迫与中共情报部门合作。

孙亚芳在2018年卸任华为董事长。早在2008年,美国国防部对国会的调查报告就称,华为公司两名主要人物:创始人任正非、时任董事长孙亚芳的出身背景十分特殊。

报告说,孙亚芳在大学毕业后在中共国安部从事通信工作多年,与华为一直有深度的联繫,在国安部安排下,1992年加入华为,首先担任市场部工程师,之后在1998年任华为董事长。

《华盛顿邮报》7月5日发文指出,华为保持与中共军方的关係并非不寻常,因为所有中国电信巨头都是如此。但问题是,对于这种关係,华为对外界一直「不诚实」,加以否认。报导认为,华为和北京试图隐瞒的做法要比两者存在这种关係本身更令人担忧。

报导以华为首席法务官宋柳平模糊其军事背景为例。华为网站的英文和中文版本仅列出宋柳平进行博士后研究的大学,即北京理工大学,而没有透露其军方背景。但是,在中文媒体上的搜索显示,宋柳平曾在中共的国防科技大学获得了学士、硕士和博士学位。

报导还说,宋并不是唯一的一位没有披露与中共军方关係的华为高管。华为董事长梁华在华为网上登出的人物介绍中写到,梁华在武汉理工大学获得博士学位。但从中共军事研究学院西北工业大学网站的一篇文章上查到,梁华在该大学完成本科和硕士。同一文章还披露,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本科也毕业于西北工业大学。而在华为的网站上,只提到余承东在清华大学获得硕士学位。

公开资料显示,西北工业大学直属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校长和党委书记直接由中央任命。

「当华为的官方网站掩盖其代表人(的军方关係时)……那幺,对华为的怀疑就是合理的。还有什幺是华为在隐藏的?」《华邮》指出。#

上一篇: 下一篇: